在《独行月球》里为什么是袋鼠登上了月球?

在《独行月球》里为什么是袋鼠登上了月球?

《独行月球》承担了2022年暑期电影市场救市的重担。 上映不到三天,就获得了10亿票房。 无论是主演沈腾的“100%含金量”,还是影片中令人愉快的笑点,还是轻松的科幻设置,大量特效的出色表现,都是观众在看电影的过程中所需要的。 在喜剧科幻灾难类型的大杂烩中,最让观众头疼的设定或许就是电影中的男2号——叫金刚鼠的红袋鼠。 (以下内容略有戏剧性() )。

电影名为《独行月球》,主人公独孤月在月球上其实并不孤单,始终有红袋鼠,后者通过直播成为地球的“顶级”。 在电影的高潮,独孤月选择牺牲自己,拯救全人类和自己的袋鼠朋友。 在电影的内容中,红袋鼠的角色通常是人,为什么编剧会选择让一只红袋鼠扛男人2号呢? 通过解读原作漫画,也许可以理解这个理由。

赵石漫画的特点是画风简单,电视剧张力强。 他善于以夸张的情节和反逻辑的叙事来讲故事,笔下的人物刻画得细致入微,主角和配角都刻画得栩栩如生,被一些读者称为“漫画最好的小说家”。 从中国读者熟悉的讲述家庭日常生活的《心里的声音》,到快乐麻花改编的爆笑与温暖的《独行月球》,再到惊悚恐怖题材的《海潮领域》,他的作品题材多种多样,设定

在《独行月球》的电影中,沈腾饰演的工程师在独孤月驾驶月球车和金刚鼠一起绕着月亮跑了40多天,实际上这个故事是电影的原创。 漫画中独孤月的身份设定是一位没有存在感的动物学博士,红袋鼠是宇宙中可食用动物中的一只研究对象,独孤月有着与红袋鼠相处的方式,它是后续两者共存的前提条件。

长期生活在不毛之月、自以为地球毁灭的独孤月渐渐失去了继续生存的动力,只能每天混食等死。 他在基地发现红袋鼠时,最初只把它当成“肉”,也就是食物,后来他感情上依赖它,努力丰富自己的月球生活。 他对红袋鼠态度的转变并非一朝一夕,漫画为展示这个过程花费了一定的篇幅。 不会说话的红袋鼠是很棒的旁观者,最终孤独的月亮积极的生活也鼓舞了劫后余生的地球人。

漫画接近尾声,独孤月醒来,并不是基地里的生存条件让自己活了下来,而是红袋鼠和工程师瑞德施莱科维奇(漫画的后期角色,为了执行秘密任务而躲在月球基地,最后死在了月球上)才是他的。

无法交流的动物是人类在月球上生存下去的原动力。 把主角放在这种孤立的环境里,找一个忠实的伙伴,既能解闷,也是当主角的依据。《鲁滨逊漂流记》野蛮人“星期五”在罗宾逊也扮演着同样的角色。 在这个过程中,主角对同伴的期待和依赖,往往会加深对周围环境的认识,在不知不觉中产生。《独行月球》选择把主人公的感情投射在动物身上似乎有些荒诞,但考虑到漫画本身就具备天马的想象力,以及这种想象力是基于现实的,沉浸在故事中的读者也同意作者虚构的情节。

袋鼠很少出现在内容创作中。 这种群居动物存活20年左右,生性胆小,但具有强大的杀伤力,人类对此也恨之入骨。 在故事中营造故事冲突方面,袋鼠比狗和猪等驯养动物更有看点。 漫画设定人类与这种未驯化的动物共存,从科学的观点来看也有一定的依据。 2008年,科学发现袋鼠的部分基因与人类相似。 袋鼠可以通过凝视寻求人类的帮助。 这意味着袋鼠是非常聪明的动物,这也是近年来科学研究得出的结果。 由此也可以看出赵石对角色的设定,以及利用角色推动剧情发展的严谨性。

在漫画的最后,独孤月送走了红袋鼠回到地球时,他说:“到目前为止,是你救了我……现在,我来代替你。 ……如果你没来这里,我可能撑不了这么久。 ……平安到达地球后,要长寿! ”这是漫画中孤单的月亮,红袋鼠肯定了他的生存价值。 在故事的结尾,17年后袋鼠仍然活着,成为地球人的精神象征。 这就是孤独的月亮留给地球的希望。 漫画通过一种叫袋鼠的动物,将独孤月对地球的感情投射到地球上,作为开头的“中间人”的呼应。 埋在故事前面的许多伏笔终于在这里解开了,这就是描写袋鼠这个角色的赵石的真正含义。

在搞笑故事的开头,《独行月球》的核心是探讨极端环境下人类的自我生存。 稍多愁善感的结局表明,独孤月对世界充满了希望,温情的结局也会感动读者。 赵石漫画的喜剧风格与快乐麻花有点相似。 但是,为了迎合这家用大锹改编原作漫画,快乐地画麻花的公司的喜剧调性,让故事更适合在大屏幕上呈现,让中国观众更加沉浸其中,电影需要爆点。 比如沈腾和马丽的感情戏,比如优秀的特效,比如像人一样的红袋鼠。

孤独的月亮生存和返回地球的原因,为了提高“沈马组合”的CP感,他暗恋的女性主要被改编了。 此外,编辑还为红袋鼠添加了大量场景,赋予其更丰富的拟人个性。 沈腾饰演的独孤月在月亮上是“独”——袋鼠无法开口,但却能感受到袋鼠是“好朋友”般的陪伴。

无论是独孤月去数千公里外的地方取核弹头,还是在基地进行归航研发,身边都有红袋鼠的陪伴和交流。 这些故事最大的作用显然是加强独孤月和红袋鼠的友谊关系,把红袋鼠送到救生舱,这样的故事更合理。

该片仍延续着欢快的麻花特征,大量密集的喜剧情节和沈腾丰的夸张表演,使得影片中的真实感大打折扣,观众不再去探索影片中各种设定的bug。 但是,喜剧到底是否需要基础于现实层面的逻辑?有人说只要笑料够多,观众也就没空深究了。不过当看到穿着黄色宇航服的袋鼠在月球上蹦跶,除了不能说话,其它与人无异,甚至在最后还能在救生舱中含泪告别——观众们一边笑称“这是美团的广告吗?”一边质疑每天被袋鼠拳打脚踢的沈腾。是怎么给袋鼠穿上宇航服的?显然,这种为了剧情强行让袋鼠变成“人”的设定,由于缺乏足够的情节交代,在夸张十足的故事中也不太能站得住脚。

在疫情依然蔓延的当下,《独行月球》的出现当然有着非常特别的意义。它让活得紧张的人们享受到了2小时的绝对放松,这就是《独行月球》作为一部娱乐电影的最大作用了。至于为什么是袋鼠登上了月球,那还重要吗?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